河北衡水探索大班额“消肿”:分流减招和扩建

2018-10-12 01:42

“三校区并进,办全国最优初中”“领航未来,成就梦想”……河北省衡水火车站出站的两面墙上挂满了各校的广告牌,向来往的人群亮出衡水市的“招牌特产”——教育。

衡水市火车站出站墙上挂满招生标语。 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衡水市火车站出站墙上挂满招生标语。 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

如今,这座因教育而闻名的城市却不得不面对学生数量“膨胀”的困境——城镇化进程、户籍改革、名校效应、二孩政策等多重因素叠加下,当地城镇地区各中小学大班额问题严重。

“大班额在衡水确实存在,由于各种原因解决得并不理想。” 近日,衡水市桃城区教育局普教科科长李玉良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坦言,当前解决大班额关键在于扩大办学规模,“土地问题比较麻烦。” 衡水市冀州区教体局教育科科长李新玲也表示,地和人(师资)是当前急需的资源。

拆东补西:一个班110名学生挤成“饼”

今年9月开学之初,在北京打工的周成桂没办法安心工作——每班硬塞110名左右的学生,前后课桌距离只有20公分,自家在衡水市冀州区信都中学上初二的孩子被夹成“饼”。

“去年一个班才85人,这学期为了给初一腾教室,把初二115个班硬生生压减到80个班。”看着家长群里发的上课照片,孩子前胸后背被课桌夹着,周成桂难受,“全是信都中学盲目招生,大量吸收孩子导致的。”

家长们愤怒着。9月3日,事情终于等来转机——冀州区教体局责令信都学校对存在问题立即进行整改,将班容量恢复到升级前班额。

“初一新生中的33个班已经分流到了富宁学校,初二现在已经恢复到原先的班制。”9月27日,信都中学副校长刘保安向澎湃新闻表示,接下来将会争取批地,建设新校舍,力争3年之内达到班容量标准。

“如果地批不下来,我们会核减招生计划,在每年核减1500人基础上再裁减招生数量,到2020年绝对实现大班额消除的目标。”刘保安说。

但对于为何在控大班额的严令实行之时,仍然冒险招收7600余名初一新生,刘保安用了“招生惯性”来解释。

“惯性思维就是,原先(班额)大了(没事),现在认为大也没事。”他表示,教育部门文件中对班额标准一直都有明确规定,但并“没引起重视”。

“现在重视了。”刘保安说道。

在李新玲看来,信都中学“大班额”的爆发不只因为学校惯性招生,还因为对政策的理解片面。

“光想着控制起始年级,其他的年级却忽视。”她表示,对民办学校的招生计划从2018年起才开始有文件,早期计划只是针对高中,为防止学校盲目招生,从今年起教育部门将对学校下达明确的招生计划,根据学校办学规模,核减招生数量。

类似于信都中学的超大班额情况在衡水市乃至河北省并不少见。据教育部今年5月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66人以上超大班额8.6万个,占全国总班数的2.4%,其中河北超大班额数量在全国排名前三,是大班额的“重灾区”之一。

针对这一问题,河北省教育厅多次发文要求,全省各市、县(市、区)政府要结合本地实际制定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2018年底前,各县(市、区)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不再新增56人以上班级。

验收节点逼近,名校林立的衡水市开始紧张起来,尤其是城镇化率最高,中小学在校人数较多的桃城区与冀州区,憋出各种办法。

占校分楼:新校延期,6000新生分流波及6校

与冀州区紧邻,桃城区在削减“大班额”上因为校舍不足引发了矛盾,连带波及了6所学校。

9月28日,周其凤蹲坐在家门口剥着一筐玉米棒子,她对面一墙之隔的大葛村小学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9月中旬,城里数一数二的桃城中学(旧称衡水市第五中学)初一新生搬进了家门口的村小。

“说是借用2个月,谁知道会是多久。”周其凤自己的孩子在大葛村小学上学,对她而言,桃城的学生是“不速之客”。

桃城中学部分学生被分流到大葛村小学。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桃城中学部分学生被分流到大葛村小学。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

“桃城学生搬来之前,还让大葛村的学生给楼房打扫卫生。以前操场可以来回跑,现在学生多了还要划线不能过界。”她使劲一拧手上的玉米棒子,说道:“(桃城中学)没有地就不应该招这么多学生,招了这么多学生现在没办法又来影响本地学生。”

受到影响的不只是距离市区20公里外的大葛村小学,澎湃新闻从桃城区教育局了解到,因为桃城中学新校区学谷教育小镇竣工延期,9月1日,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桃城中学6000名初一新生按时入学无着落。与信都中学“内部解决”的做法相反,桃城中学在区教育局协助下,推迟半月开学,紧急分流向外分流学生到桃城中学大庆路校区、锦程中学、谈庄小学、邓庄中学(以下简称邓中)、志华中学以及大葛村小学等多所中小学。

其中,在邓中就“谁走谁留”的问题,邓中学生家长与桃城中学方面产生强烈分歧。

“9月中旬的时候,班级群里通知让我们全部搬到别的学校,桃城的学生搬进来,这怎么能同意。”邓中一初二学生的家长告诉澎湃新闻,“孩子已经习惯了邓中,搬来搬去没办法安心学习,我们家长住附近,接孩子也不方便。”

面对桃城中学的“不得不进”,家长们无计可施,只能拉起人墙堵住马路,护着身后的邓中。连日僵持,双方最终妥协——邓中的学生不再搬走,桃城中学初一新生搬进来一部分,剩下的住进大葛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