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的人生过山车联众青苹果:创业8个月破产

2018-09-10 17:52
胡梦周微博,海贼王之往事如烟,爱上千金美眉吻戏,多乐士万佳,残剑天威,国宝之觐天宝匣,热辣辣的沙滩派对,魔欲风流,都市留香,吉广在线,康熙来了121225,白虎小姐混战门,我爱你 爱乐讯,女兵1968,陈明月公主之夜,都市艳行txt下载,菲兰学院美男帮,南方翻译学院外网,动京热,丰腴的布鲁娜,滑复栗,汉语大字典给力版,骆拉影网,联合早报 薄逼宫,派遣女王国语版,瓦莱里奥 皮诺,第五个妻子要逃婚,蓝色爱情海雨雪霏霏,滴血的秘密,辽宁教育一线通

丁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不想谈理想,只想踏踏实实挣钱还债。
丁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不想谈理想,只想踏踏实实挣钱还债。

当年,町町单车是首个打入南京市场的共享自行车品牌。
当年,町町单车是首个打入南京市场的共享自行车品牌。

创业8个月破产,父母涉案被拘留,为还债做直播卖牛肉

  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的人生过山车

曾被称作“最惨共享单车创始人”的丁伟,近日又走入了公众的视野。

生于1994年12月的丁伟曾是“富二代”。父亲丁万青拥有多家公司,是江苏泰州有名的商人,他从小备受宠爱,可以轻而易举地出国留学,开超豪华跑车,用几十万元零花钱“做生意玩”。

2016年12月,父子二人瞄准了共享单车的风口,自筹2000多万元创立了町町单车(“町”字意为田间小路,希望用户能感受乡间小道一般的清新、自在),年仅22岁的丁伟出任执行董事。町町单车也成为首个打入南京市场的共享自行车品牌。

不到8个月后,2017年8月2日,公司已被工商部门发现人去楼空,之前收取每名用户199元的押金无法尽数退还。公开解释为:输血方资金链断裂———丁万青名下的其他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夫妻二人均被拘留。丁伟也因“挂名”股东受到牵连,在看守所度过了一段反转人生。

2017年9月28日,丁伟的犯罪嫌疑得到澄清,被看守所释放。但父母被拘留、女友离去、自家别墅也被查封,他发现除了近200万元押金欠债和一条名叫卡卡的狗,自己“一无所有”。一个朋友将他安顿在北京一处空置宿舍,毛坯房,还没有供暖,他裹着羽绒服“睡得贼香”。

整整一年过去了,做过网络主播、卖过进口牛肉的丁伟,如今任职于一家上市企业,业余时间还通过网络售卖珠宝。他搬进了更好的住所,“出于工作环境需要”,还买了一辆林肯代步。他仍然天天与精英人群打交道,品鉴超级跑车。不久前还参加了一场派对,但他的身份从此前的贵宾变成了组织者。

许多东西变了,许多东西又没变。

对话

  谈现状

  反正就是一门心思挣钱

南都:你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做了什么?

丁伟:我先在姑姑家里休息了十天,然后去了上海。其实在看守所里就把要做的事情计划好了。到了上海,朋友请我吃饭,特别客气,我以为他们是要帮帮我什么的,结果跟我聊了很多项目。当他们知道我就揣着1万元钱之后,就基本销声匿迹了。

南都:你父母是什么处境?你去看过他们吗?

丁伟:见不到的。他们在看守所里。

南都:你对父母是什么感情?

丁伟:又爱又恨。因为他们当时如果听我的话,根本就不会出这么多事。说实话,无聊时翻看他们之前发的朋友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包括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喜好,没有什么乐趣,反正就是一门心思挣钱。没事儿就看看知乎上的那些评论,看看嘲讽我的话,就蛮有冲劲的。我在想,有一天要让你们这些键盘侠好好看一下,是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

谈委屈

  为啥都说我爸妈揽下所有责任?

南都:去年刚出来的时候,你觉得很委屈,现在还这么想吗?

丁伟:出来之后我看过很多评论,最不爽的是:为什么都说是我爸妈替我揽下了所有的责任啊?首先町町单车没有违法,出事的是我爸妈的投资公司。那些投资公司我只是挂名,他们想省得以后再过给我了。挂名时我就十八九岁吧,还在读书呢。

南都:那么现在来看,町町单车没有做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丁伟:这公司我就是一个CEO,实际的投资、财务都不在我这儿,所以也没有真正的话语权。说句难听点的,破产清盘,我都说了不算。公安、工商他们宁可跑到(看守所)里边去找我爸妈协商,都不会找我。

这次创业没有成功,到今天都觉得特别可惜。那家单车至少没有亏损,正常情况下每天都有两三万的骑行(注:单程0.5元),一个月开支连房租才十几万块钱。当时,我也跟南京的公共自行车谈完了,打算用他们的车桩做电动单车。也找到了那个众泰E200电动汽车,谈完了融资。这样,我在南京会有一个短途、中途、长途的全体系共享出行,摩拜、ofo再牛,都不会把我打出去。到最后签(投资协议)的时候,我爸妈都进去了。真的特别可惜。

南都:现在还有可能把这个项目做起来吗?

丁伟:不现实了。首先起步太晚了,以前那些资源现在都丢了。做共享单车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谈一无所有

  要是不进去可能躺在医院里

南都:从衣食无忧到“一无所有”,你是怎么克服这个心理落差的?

丁伟:我如果不进看守所的话,联众青苹果估计现在还是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进了看守所以后,就完全变了。出来的时候,刚到北京,还没有供暖,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我就穿着羽绒服抱着狗,睡得还贼香。

南都:那你刚进看守所的时候,会觉得很崩溃吗?

丁伟:进去之前,我就已经把自己封闭在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了,封了一个多月。那时快成“精神病”了。所以我觉得,到了里面挺好的,最起码有人跟你交流。我要是不进去的话,现在估计在精神病医院里面躺着呢。

南都:你在里面遇到的人是怎么样的?

丁伟:我刚进去的时候,1米82的个儿,瘦得就剩90斤了。他们问我是不是吸毒进来的,当时什么话都不想说,就说了一句“我爸叫丁万青”,然后联众青苹果他们就说,哇,你怎么进来了?你怎么瘦成这样?然后各种安慰。那帮人对我挺好的,哪怕自己没得吃,也会先给我吃。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