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莉离开 特朗普单边主义外交会怎么变?

2018-10-11 08:15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尼基·黑莉的意外辞职,让特朗普失去了其“美国优先”理念最有力的倡导者。不过,美国《华盛顿邮报》分析认为,黑莉的离职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好斗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发生了变化还不得而知。

《华盛顿邮报》认为,尽管黑莉在许多政策上坚定地支持特朗普,但是在另一些问题上则呈现出与特朗普截然不同的立场。更加重要的是,在奉行单边主义外交的特朗普政府中,黑莉是少有地以多边方式处理严峻外交问题的官员。

  同样强硬但却截然不同

《华盛顿邮报》指出,尼基·黑莉时常与白宫步调不一,反而更倾向于采用特朗普一贯摒弃的传统共和党外交政策。

“她发表的演讲有时与特朗普的立场并不一致,”布鲁金斯学会国际秩序和战略项目高级研究员托马斯赖特说。这种差异在人权问题及对俄政策方面尤为明显,在这些方面,黑莉选择了与白宫模棱两可的态度截然不同的强硬路线。

特朗普刚任职总统不久,黑莉就在联合国发表讲话,声称要对莫斯科对乌克兰的“侵略行为”,包括吞并克里米亚一事施压。

“我们将一直对莫斯科施加制裁,直到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黑莉说。尽管白宫的俄罗斯政策专家已经澄清了这一言论,但它却引起了特朗普的指责。

不过,《华盛顿邮报》也指出,在黑莉任职期间,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她对于特朗普那些具有争议性的政策的维护。

在联合国任职期间,黑莉对于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行为大加赞赏。特朗普还削减了对巴勒斯坦的援助资金,同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尽管这一举动在联合国以128:9的投票数受到反对和指责,黑莉却相当坚定地支持特朗普削减对其他国家人道主义援助的决定,并将此视作对他们在关键政策问题上与美国不同的惩罚。

黑莉在倡导“特朗普主义”上与其他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及特朗普本人并不相同。例如,与特朗普一样,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一直在世界舞台以咆哮的姿态出现。

“如果你们超越我们、我们的盟友或伙伴,”博尔顿在9月威胁伊朗称,“如果你们伤害我们的公民,如果你们继续撒谎、欺骗,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而在几周之前,他宣布国际刑事法院“对我们来说已经死了”。

相比之下,即便黑莉提出了非常不受欢迎的政策,并对此采取了强硬的立场,但她避免使用强硬的言论,并努力与他国外交官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显然,黑莉与他国大使之间在以色列及伊朗问题上关系很紧张,但我认为,大多数外交官都会担心她会被特朗普强硬派支持者所取代,”联合国大学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高万说。

黑莉在纽约的美国外交官中也备受欢迎,他们认为黑莉善于听取专家建议。在国务院预算大幅减少的情况下,黑莉能够努力保护自己的预算,并将其视作权力的来源及对行政政策的影响。

黑莉不止一次将联合国大使带到总统办公室,向特朗普解释联合国的运作方式。不过,特朗普似乎对于上个月他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遭到嘲笑一事感到十分沮丧。

  偏好多边方式处理外交问题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认为,对于黑莉,特朗普更多地关注她与其他人相处的能力,而非政策上的成就。

“她能非常了解每一个人,”特朗普说,“他们都很喜欢她。”特朗普称赞黑莉让联合国大使这个角色“比两年前更加光鲜亮丽”。

“我想知道为什么,但事实确实如此,”特朗普事后补充说,“这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文章指出,最近几个月,由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巩固了自身的权力,联合国大使的“重要地位”似乎受到了限制。不过,令纽约和华盛顿更加具有国际头脑的外交政策机构成员担心的是,博尔顿强硬派的风格可能会使美国与联合国的关系更加紧张。

在特朗普简短的发言中,他明确表示他渴望得到国际机构的尊重,并称赞黑莉是赢得盟友支持的人。

今年6月联合国通过决议,谴责以色列任意、过度地对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使用武器的行为,虽然黑莉并未能阻止联合国以120:8的压倒性优势通过决议,但她成功说服45人弃权,特朗普的盟友将此视为一种胜利。

黑莉在任期间还关注其他事件,如对朝鲜实施严厉制裁,美国政府对伊朗问题的立场及为遏制南苏丹战争而实施武器禁运。对此,理查德·高万表示,这个问题并未在华盛顿产生共鸣,但其他外交官对此表示钦佩。

《华盛顿邮报》在文章最后评价说,可能特朗普政府内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像黑莉这样在一个严峻的外交问题上,采取多边方式而取得如此“成就”了。

责任编辑:张玉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